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全球窗帘网 » 正文

为嫁富二代我成笼中的金丝雀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1 21:50:28  

  讲述:米娜,女,30岁

  十八岁那年,米娜对丹尼一见钟情,于是,她做了一个影响她一生命运的决定,放弃上大学的机会跟丹尼私奔;二十岁那年,当大多数同龄人还不了解婚姻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,米娜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妈。如今三十岁了,米娜却发现当初的爱情原只是一个可笑的谎言。

  老公和婆婆不许我工作

 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高考结束的那个夏天,那个改变我一生命运的夏天。我去表姐家玩,在那里我遇见了来此做生意的丹尼,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我对丹尼一见钟情,交流虽然短暂,但我们聊得挺投机。我想是命运在作弄我,之后我又频频跟丹尼不期而遇,相信感觉的我隐隐地认定这是上天注定的缘分。

  在谈到第一次与丹尼遇见的场景,在说到丹尼非凡的相貌和气质时,米娜一度两眼放光,流露出小女生的陶醉表情。也许,这就是初恋的影响力吧。

  不久,我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,于是跟朋友们一起出去喝酒庆祝,没想到在酒吧又一次和丹尼碰上了。然而这一次他身边却坐着一个女孩子。我当时就觉得心里酸酸的,很不是滋味,猛给自己灌酒,不曾想酒醉的我却跟丹尼发生了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。

  我家家教很严,这种事如果给我爸知道肯定要打死我的。在那种情形下,不知道是因为太害怕家人的惩罚还是太珍惜我第一次的感情付出,我选择了跟丹尼私奔。我谎称去外婆家过几天,就跟着丹尼逃到了他的家乡Z城。

  我跟他回去,对于他家人来说也是个意外,从他们的眼神里,我看得出他们觉得我这样一个轻易跟人私奔的女子并不是什么好人,因此他们并没有表态这婚是结还是不结。我鼓起勇气找他二叔谈心,这婚事才敲定下来。

  就这样,在没有家人的祝福下,我远嫁去了异乡。结婚当晚,我莫名地哭得惊天动地,我要求丹尼承诺我两件事情,一是我生孩子时必须陪在我身边,二是永远爱我不能背叛我。丹尼欣然点头。

  丹尼家是做生意的,很有钱,嫁给他以后我一直在家相夫教子。这样清闲的生活并不是我所理想的,当年我一个冲动放弃了学业,但我并不想从此做个家庭主妇。于是儿子三岁时,我偷偷去外面找了份文秘的工作。

  上班才三天,婆婆就向在外做生意的丹尼打了小报告,丹尼二话不说赶回Z城,命令我不准出去工作。以后我又偷偷找了几份工作,可几次三番这么一折腾,最后我算是死了这心。既然不能出去工作,那我自己在家看书自学,完成当年未完成的学业总可以吧。

  每个月我买书的钱平均都有几百块,在这方面倒没有人干涉我,只是当孩子六岁时,我要求参加自学考试,婆婆却百般刁难。最终,我还是遗憾地没能如愿参加考试。

  虽然在Z城我没有朋友没有亲人,但平心而论,丹尼对我确实不错。他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都离家在外做生意,不过在他回来的那些天里,我们过得很甜蜜,这让我相信他没有忘记自己的承诺。因此,尽管我在这个家里不是很自由,常常受到婆婆的刁难,可因为我相信丹尼的承诺,这一切我都忍了。

  怕失去,我当起“鸵鸟”

  虽说是私奔,可总不能真的跟老家的父母断了往来吧。因此,在孩子大一点的时候,我和丹尼带着儿子回家乡看望父母,希望能求得他们的原谅。婚后第一次回娘家,等待我的竟然是在父亲房门前长跪三个小时的待遇……

  在我的家乡,儿子可能因水土不服发起高烧,我把儿子送进医院,打电话催丹尼过来,他答应了,却迟迟不见踪影。好容易,儿子的病情稳定下来,我抱着孩子回丹尼在我家乡租的房子因为他长期在我家乡做生意 找他,想看看他被什么事耽搁了。

  来到住处,我打开门,发现客厅里居然像在开派对似的,丹尼和他的两个弟弟还有三个陌生女人正玩得欢呢,其中一个女人甚至在喂丹尼吃东西。我就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,火气腾了上来:“这里是娱乐场所吗?儿子病了,你在这里倒是蛮开心的嘛!你给我个合理的解释!”我这样质问他,他要面子,赶紧把我拉到卧室里说话。

  本来我还强压着火气,可一进卧室,看到只应该属于我们俩的床上扔着别的女人的衣服和包,我那种委屈和愤怒再也忍不住了,我一把抓起那些东西摔到了客厅里面,喝令那几个女人离开我的家。那一刻,我感觉特别不值,为了这段所谓的爱情,我赔上了许多东西,而如今我的青春、我所默默忍受的婆婆的刁难全部都白费了。

  面对我的种种质问和责备,丹尼给我的解释是:这只是普通朋友聚会,没什么,如果我爱他就该百分之百相信他!为这段感情,我几乎付出了我人生的全部,现在我没文凭没工作,除了拥有儿子就只有丹尼,失去他我等于失去了我的整个世界,因此我宁愿让自己相信他给出的这个并不具有说服力的解释。

  米娜承认说她知道自己这样做有些“鸵鸟”,可后来她发现自己想做鸵鸟,现实却还不给她这个机会。

  那次风波平息后,我对丹尼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放心,反正在Z城婆婆对我也不好,于是我索性跟在丹尼后面,他做生意走到哪里我就陪到哪里。这下他的身边倒是不再看到女人出没,可呼机电话上却总有暧昧的痕迹。

  一次,我无意中帮他接了个电话,是个女人要找他,我问她有什么事情,那女人竟毫不羞愧地说:“我想他!”“你不觉得奇怪吗,跟一个有妇之夫讲这样的话?”我质问她,那女人却说:“我爱他……”

  因为这件事情,我们又一次发生了争执,这一次丹尼给我的理由是:电话是生意场上的竞争对手故意陷害他。最终还是那句“爱我就该百分之百相信我”将我打败,我又一次说服自己去相信他。然而,丹尼最终还是辜负了我的信任,他犯了一个任何女人都不可能原谅他的错误。

  在说到这个错误的时候,米娜的情绪非常不稳定,她足足喝了三大口水,这才用颤抖的声音告诉我这个错误是什么。不过,在发稿前她还是希望我把这个错误说得含蓄一点。

  从丹尼事发到事情平息,我又气又急,两个月内体重从110斤降到了70斤,可丹尼对此似乎一点都不领情。本来我从来不问家里钱的事情,可这件事情之后,我提出了由我来保管部分资金的要求。丹尼和他的家人嘴上答应,可暗地里却把钱都转移掉了。自此,婆婆对我的态度更加恶劣,动不动就打我,还逼我离婚,丹尼也跟变了性子一样,开始对我实施暴力。

  回忆起这段不堪的往事,米娜一下子就在我面前哭成了泪人,为此,她不停地向我说抱歉。

  后来我被打得实在受不了,曾经开煤气自杀,被抢救过来,他和他妈妈居然给我的第一句话是:“你要死不要死在我家,死到外面去。”我彻底被这句话给骂醒了,什么承诺、什么“爱我就该百分百相信我”,全是搪塞的借口而已,这样一个男人这样一个家庭我还留恋什么?为这样的男人要死要活,不值!

  独立之路起起落落

  独自带着儿子从那个家里走出来,我几乎身无分文。多年来我心里只有爱情,以至于没为自己攒过私房钱。多亏邻居借了我一千元,这才有了路费。

  尽管离婚办得很干脆,但还给我带来了巨大的伤害,我的青春,我对爱情的信任都化为泡影。回到老家,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木木的,不吃不睡,儿子跟我说话我也不知道,过马路也不晓得看红绿灯。最后妈妈把我送去进行心理治疗了半年,我才恢复到正常的状态。

  一切从头开始,我得生活,还得为儿子攒教育费用。我在一个服装店里找了份工作,两个月就做到了领班。那天我当班发现柜面上多了一个鼓鼓的钱包,打开一看,里面有2万多元现金,还有一张支票。

  我没张扬,只是下班后一个人守在店门口。天黑了,一对中年夫妇才急匆匆地赶来,他们说从下午就开始找钱包了,找了十几个地方,几乎不抱希望了,没想到真的遇上了好人。我笑笑,嫁给丹尼的时候比这更多的钱我也见过,没什么稀奇,钱这东西自己挣来的才花得安心。

  后来,夫妻俩一再表示要给予物质酬谢,可我一次次回绝了。也许当时我还觉得需要给自己争一口气,我就不信凭自己的能力、自己的脑子养不活自己和儿子。

  那位丈夫打听到我是个离异带孩子的女人,他找我谈了一次,问如果他给我一个正当做生意的机会,但会比较辛苦,我肯不肯接受。我同意了。他介绍的也是服装生意,进货出货往往是我一个人登着小板车来回,的确辛苦,但我觉得很充实。

  米娜说,那几年她赚了一笔钱。那是她第一次自己工作赚来的钞票!“你可以想象吗,我甚至把钱都从银行里拿出来,一张张地铺在床上。”辛苦赚来的第一桶金,米娜拿出一大部分存作儿子的教育基金。

  我以为开始转运了,正跟朋友商量趁着好势头继续开店时,多年前发作过的紫癜症复发了,血小板降到很低。经过在上海和老家两边医院的折腾,命总算保住了,可刚刚攒的积蓄又耗空了。

  我特别急,总想趁身体还行多赚点钱,为儿子再存一笔基金。无奈身体却经不得劳累。丹尼也在施加压力,当初孩子跟我他没有意见,可如今他却长久不给赡养费,想通过这种方式逼我将孩子还给他。

  今年我三十岁了,真的累了,也想过重新开始,找一个肩膀来依靠,可心里依然有挥之不去的阴影。我还应该相信爱情吗?我现在这样还能找到爱情吗?如果再次投入婚姻,我是找一个情投意合的人,还是仅仅为我的孩子找个爸?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