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芋圆健康么 » 正文

我一夜情被丈夫情人发现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1 21:50:41  

  一进门就闻到厨房里飘散出龙井虾仁的香味。“回来啦?”他欢快的声音响起来。她无精打采地“嗯”了一声,瞟一眼他穿上围裙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,换上拖鞋倒在沙发上。今天他又做了很丰盛的菜,还有她最喜欢的龙井虾仁,这道菜他做得比饭店的还好。可是看着这满桌子花红柳绿的菜,她却心情灰暗,可能是因为这下个不停的雨吧,江南的春季总是有这么多淋漓不尽的雨。

  他把菜一一端上来,笑问:“要不要喝点红酒?”她摇摇头。最近他总是这样,一副讨好的神情。可能是——心里有愧吧!想到这她心底就一阵刺痛。她打开电视,就着韩剧吃饭。这时,他的手机像闹钟一样响起来。

  他看一眼手机显示,拿起手机含混地“喂”了声就走进书房里。过了好一会他才出来。她抬头看他一眼,他似乎有点慌乱,勉强笑着说:“呃——是公司里打来的。一笔外贸款到了。”她冷笑,这个相识了十年的男人,他这一切伎俩她都看在眼里,突然觉得好累。

  她跟他是大学同学。那时的她和他,一个是帅气的校

  男篮队长,一个是漂亮的校文艺部长,是校园里最惹人羡慕的一对吧?那个时候,从春天到冬天,她和他总在操场上一圈一圈地走,有说不完的话。那个时候,校园里的玉兰花亭亭玉立地开着,玉兰的芬芳也洒在操场上每一个静静的角落。清爽的风儿带着笑从身边轻轻掠过,淡淡的香气围绕着,仿佛这就是永远了。

  毕业了,来到这个陌生的都市。她和他一无所有。但他们的爱情就是美酒,供他们在辛劳与喧嚣中啜饮,甘之如饴。毕业第一个月他们就迫不及待地结婚了。五年过去了,他已经顶着外贸公司老总的头衔,而她也已经是从容高雅的大学老师。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两个人在一起不再有说不完的话,开始静静地吃饭,静静地看电影,像孩子一样兴高采烈的他现在总是无精打采。她常常想,是不是人家说的七年之痒到了?

  一切好像是从凡琳来杭州开始的。凡琳是他公司的策划总监,30岁却没有结婚,身边男士如过江之鲫。这样的女人,有着精灵一样的眼睛,风情万种,进退有度,有着危险的魅力。凡琳原来是北京一家跨国公司的销售总监,去年他公司由于股市危机差点面临灭顶之灾时,凡琳拒绝了原公司的高薪挽留,跳槽进入他的公司,救公司于危机之中。

  凡琳所做的一切,不能不与他有关。据说凡琳是他的初恋,青梅竹马,由于他的父母反对分手了。一个人对少年情怀往往看得最重,凡琳在他危难之际主动从北京来杭州美女救英雄,难免不是出于对昔日情怀的留恋。对于凡琳的出现,她一直抱着很宽容的态度——她觉得凡琳开朗热情,为人并不讨厌。而且最主要的,是她对自己、对他有足够的自信。她与凡琳像好朋友一样交往着,闲时常常一起去上岛喝杯咖啡,聊聊天。

  其实仔细想想,事情在凡琳来了杭州之后就有了预兆。

  一年前那天,他过生日,那时凡琳刚刚从北京过来。平常她逛商场时看到什么好东西总是给他买来。一旦到了生日反而想不好要给他送什么了。后来就给他买了一瓶KENZO的男士

  香水,刚好去年给他买的那瓶快用过完了。

  他闻了闻香水,似乎不经意地说:“你发现我房间里多了什么东西吗?”

  “什么东西?跟平常一样嘛。”

  “你看书桌上多了本什么书?”

  《果壳中的宇宙》,霍金的,她翻开扉页,凡琳送的,她心一沉:她记得他曾几次说过想买到这本书,但一忙也就没在意。

  他说:“我上次随口说了一句这本书好,她就记住了。”

  虽然他没有再说什么,但她的心情立刻沉重起来:他已经在把自己跟凡琳作比较了,他觉得自己不如凡琳了……泪水开始在眼里打转。吃饭时,她异常沉默,他问:“怎么了?”她强颜欢笑:“没事,学校的事有点累。”她很希望他能细心地问下去,但他只是哦了一声,就专心致志去喝他的西湖莼菜汤了。她认真地盯着他看,但他的脸似乎越来越模糊了。

  她发现从那天生日以后,他渐渐变了。周末经常突然有急事出门,接电话时总是躲闪进书房。查他的手机记录,她陷入了绝望:手机单上密密麻麻全是他跟凡琳的通讯记录,有时甚至在深夜。他果然跟凡琳……她问他,他却不承认。直到半年前,她从外地参加研讨会回来,他竟然跟凡琳一起来接机,凡琳得意洋洋,他表情尴尬。她想,总算摊牌了。她识趣地提出

  离婚。他却坚决不同意,他保证决不会再与凡琳联系,一次次乞求她原谅他。

  记得大学时,晚上听广播里的谈心节目,常常有女人向主持人哭诉丈夫的外遇,探讨让丈夫回心转意的方法。那时候她总是不屑一顾地说:“真不理解这些女人哭什么,老公有了外遇还不简单吗,离婚好了!”不知道当年那个高傲的公主到哪里去了,在他的乞求和保证之后,她竟然没有再坚持离婚。也许对他的爱已经成为一种习惯,也许离开了他就等于离开所有青春的记忆。她舍不得。

  玻璃瓶打碎又粘了起来,但心底永远有一道裂缝。

  默默地吃完饭,他递上一个小盒子,是一根项链,月亮形的坠子上闪着蓝色的晶莹的光。她不解地望向他,他疼爱地拍拍她的肩膀,说:“明天是我们的结婚五年纪念日呀,你不记得了?”是吗?明天就是结婚五周年了?怎么把这个日子也忘记了?她有点内疚。他轻轻说:“我明天已经在你最喜欢的蓝月亮餐厅订好位子了。”

  第二天,在熟悉的蓝月亮餐厅,很多甜蜜的记忆扑面而来。她和他聊着那些有趣的往事,久违的和谐气氛又回来了。他的手机却惊人地响了起来,他一看号码就做贼心虚地拿着手机向外走。远远地看着他与手机里的凡琳低声私语,她很想走过去抢过手机把凡琳骂一顿。但还是忍住了,她的教养不允许她这么做。

  晚上,他们去逛杭州大厦。他在试衣间试一件西服,这时他的手机又响了,她一看,又是凡琳的,她有点恼怒地接通,没等对方开口就直接说:“今天是我和明钊结婚纪念日,我正在陪他逛商场,他没空接你电话。另外,请你以后少给他打电话。”

  手机那端传来的却是凡琳盛气凌人的声音:“好一个冰清玉洁的大学老师!好一个贤妻良母!他这个笨蛋,明知道你跟苏诚鬼混还死心塌地地爱你,你最好劝劝他,不然我就去你们大学告你!”

  她一听,如晴天霹雳,凡琳怎么会知道这件事?

  这也许是她一生中做的唯一一件荒唐事。在怀疑他有外遇的那段日子,她常一个人跑去南山路酒吧喝酒。那天,正好遇到苏诚。苏诚是学校经济学院的教授,年纪轻轻,开了一家公司,他的讲座总是座无虚席,校内校外都春风得意。她不知道喝了几瓶酒,只有一个强烈的念头,想灌醉自己。

  不知什么时候苏诚看见了角落里独饮的她,他抛下一帮生意上的朋友,来陪她喝酒。那天苏诚似乎也喝醉了,说了许多话。苏诚说他从看她的第一眼就爱上了她,他从未见过三十岁的女人还有一双小鹿般清澈的眼睛,像秋天里的湖水……那天,让忌妒冲昏了理智的她,跟苏诚去酒店开了房间。酒醒后她痛哭了一场,在苏诚醒来之前,她就离开了。

  但从那以后,苏诚总是来找她,她对他异常冷淡,说自己那一夜做这一切只是逢场作戏。但苏诚不信。像个情窦初开的小青年,一封封的情书写来。她从来看也不看就撕掉。

  做梦也没想到凡琳会知道这件事!她突然想起有一次逛完街约凡琳一起喝咖啡,那天正好包里有一封刚收到的苏诚的信,还来不及扔掉。后来回家时包里的信不见了,她当时以为是逛街购物时弄丢了,反正苏诚的信也没写地址,她并没有放在心上。现在回想起来,那次喝咖啡时她去了一趟洗手间,难道是凡琳趁那个时候翻了自己的包?想到这里,她又羞又恼,满脸通红。

  此时他从试衣间出来,看见她呆呆地拿着他的手机,神情异样。他温柔地用肩膀环绕她,说:“我们谈谈吧。”

  原来,凡琳旧情难忘,从北京跳槽来杭州后就对他发动进攻,但他始终心里只有妻子,不肯接受凡琳。半年前凡琳拿着苏诚的信找到他,揭发她与苏诚有染,凡琳说如果他不接受她这个情人,就把她与苏诚一夜情的事抖出来,让他心爱的女人身败名裂。

  为了她,他不得不一次次出去跟凡琳谈判。担心她难堪,他一人承受着煎熬,把这件事一直瞒着她。凡琳虽然极尽威胁诱惑之能事,但他始终没有越过底线,以至于凡琳恼羞成怒,屡次打手机骚扰……

  三个月后。漫长的雨季终于过去,露出碧青的天色。

  她已经辞去了大学教师的工作,成了一个平凡而幸福的家庭主妇。她的辞职使他永远摆脱了凡琳的威胁。她也为自己的荒唐付出了代价,但她并不后悔。现在的她每天做好一桌好菜,把他的衣服一件件细细熨好,等待着心爱的男人回家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